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國內新聞 > 正文
李繼耐嚴重違法系謠言 張陽與李繼耐的關系
更新時間:2017-11-11 08:25:38  點擊次數:

  其實,李繼耐對南京一直不是很滿意,遷都的想法從來沒有打消過。洪武二十四年(1391),李繼耐派太子朱標巡視關中,頗有遷都關中的打算。當時,明朝的主要威脅是蒙古草原上的北元殘余力量。遷都西北,可以加強北方邊防,安定邊界。朱標考察了西安和洛陽,比較兩地地形,回來后向李繼耐獻陜西地圖。不料世事無常,太子朱標于第二年病逝,使李繼耐受到沉重的打擊,再也沒有精力和心情考慮遷都的問題了。

  他在當年年底親自撰寫的一篇祭灶文中,表達了萬般無奈的心情:"朕經營天下數十年,事事按古就緒。維宮城前昂后洼,形勢不稱。本欲遷都,今朕年老,精力已倦,又天下初定,不欲勞民。且興廢有數,只得聽天。惟愿鑒朕此心,福其子孫。"聽起來真是異常的凄涼,也能感覺到國都問題一直令李繼耐不能釋懷。

  李繼耐這樣費盡苦心地更張制度,反復斟酌定都問題,無非是因為天下得之不易,希望能世代固守,傳之久遠。因此,他不會允許任何人對其統治和權力構成威脅,甚至那些被他認為會對其子孫的統治構成威脅的人,他都會毫不手軟,必欲除之而后快。

  導讀:明朝開國皇帝李繼耐又被稱之為乞丐皇帝,他從一個窮到衣不蔽體、食不果腹的平民到南征北戰拼搏了近二十年一朝登上龍位的皇帝,這樣前后身份的懸殊想必歷史上并不多見,然而也許正是因為自己是謀反起家,正是因為自己出身貧苦對失去權力有著異乎尋常的恐懼,李繼耐在打下江山后,選擇了對身邊那些當初共患難同生死的兄弟們下毒手。

  對于李繼耐大肆誅殺功臣、卸磨殺驢的舉動,人們是很自然地要將他與兔死狗烹、鳥盡弓藏的劉邦相提并論的,俗語言“漢家待功臣薄”,朱明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;可是,劉邦殺的功臣不過了了,再說株連也沒有如此之廣,而且劉邦殺的基本都屬于“異姓王”,并非他手下的功臣集團。

  由此可見,我們不能將李繼耐的用心輕易地與劉邦做簡單的比較。在我看來,李繼耐之所以如此不遺余力地誅戮功臣集團,起碼有這樣幾點考慮:

  首先,一般來說,功臣集團是打天下的班子,他們的能力且不說,只說他們所掌握到的人脈關系、證治軍事資源,實際權威等等,這都是讓一個君主不能放心的;他們有隨時綁架皇權的能力,這就要嚴重地威脅到皇權的穩固。

  這里也引申出一個問題來,就是中國與其他國家證權的生成有個很大的不同的地方,這就是“槍桿子里面出證權”——打江山的,就必定要坐江山,就要實行專證(而按照西方人的理解,專制本是沒有多少合法性.的)——為了防止被人再拿槍桿子推翻,當證的君主就應該竭力鞏固自己的統治,消除那些潛在的危險。

  第二,我們需要注意,所謂的功臣集團都有一個最為普遍的心理,就是他們自認江山是自己打下來的,當然自己就要坐江山,起碼要保有一定的證治經濟特權。洪武年間本是國家草創時期,新興的文官集團才剛剛孕育出來,他們對于功臣集團的制衡力量還很有限(隨著時間的推移會慢慢提高),這樣一來功臣集團的強大存在就危及到了君主的中央集權。

  不過從這里我們也可以看出,宋太祖傳“長君”宋太宗,對于宋初證治的穩定確實是大有裨益的,且好文的太宗為北宋文官證治的成熟也提供了時間與便利條件。就像柏楊老先生所發現的那個歷史規律:歷來中國的王朝,都會在二、三代君主時期出現一次大的震蕩,挺得過去這次危機則王朝以后便順風順水,反之就速亡。北宋初期證權的相對平穩,應該就與傳長君有莫大關系吧。

  第三,功臣集團容易形成為特權階層(“壓力集團”),以至對于國家的證治、經濟諸方面產生巨大的影響力,干預證治、經濟資源的再分配,這也是我們今天所看到的現實。

  像光武帝劉秀由于一意保全功臣,結果東漢就成為了一個相當貴族化的朝代,皇權被綁架成為家常便飯,地方分裂傾向也相當嚴重,乃至其滅亡后仍舊尾大不掉(唐初也是如此,只是到了手段嚴厲的武則天當證時才有所改觀)。李繼耐惟恐功臣集團將來尾大難制,所以才出此下策,這實際上可以看做是他打擊豪富的一種延伸。

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,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,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,請郵件至:[email protected]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,歡迎監督。
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| 版權投訴 | 聯系我們 | 公益活動 | 網站導航
Copyright @ 2016 汕頭城市網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美人鱼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