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家庭情感 > 正文
你要搞就快點你爸快回來了,兒子你搞快點你爸要回來啦
更新時間:2019-07-04 09:47:11  點擊次數:

你要搞就快點你爸快回來了,兒子你搞快點你爸要回來啦

你要搞就快點你爸快回來了,兒子你搞快點你爸要回來啦

  與她認識源于工作,我是醫生,她是一位患者的妻子。

  六年前,那位患者是因車禍導致重度顱腦損傷入住ICU病房。她趕到時,病人已經在手術室搶救,她接到病危通知書時,哭天搶地,淚水如斷了線的珠子,順著秀麗的臉龐,滴滴滑落。病人從手術室出來后,便是日復一日的治療與等待。每日探視,她一遍又一遍的呼喊著丈夫的名字,但除了呼吸機的與監護儀的滴滴聲,他的丈夫絲毫沒有反應。命是保住了,但是人卻醒不過來,可能要成為植物人。

  ICU病房里的患者沒有家屬陪護,除了每日半小時的探視,便是在家屬休息室里靜候。她多是捧著書,在窗邊靜讀。從她身邊路過,會有淡淡的茉莉花香水的味道飄過,在這令人壓抑的環境中,卻似乎有了一絲愜意。

  剛見她時,我就被她的美麗驚嘆到了。落落大方,眉目清秀,身材勻稱,舉止優雅,說一口標準又流利的普通話,那一襲長裙,加上那披肩的長發,艷而不媚。本以為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會她整日愁云密布,失去原有的美麗,可兩三日后,她嘴角有了居然有了微笑,畫起了淡妝,淺淺的眼影與唇彩更加秀出了她的美麗,秀發也一天比一天有了光澤。我跟大家一樣,都懷疑她和丈夫感情不是很好好,人都這個樣子了,她還整日打扮的美麗動人,用不了多久,肯定會放棄丈夫治療,尋找自己的另一片天地。

  大約過了一個月,患者仍沒有任何起色,除了呼吸與心跳,沒有與外界的一切交流。那天我值班,雨下了整整一天,屋內能聽見天邊隱隱的雷聲,一陣陣的閃電劃破天際,席卷的風聲揉碎了花圃里的嫩綠。我接了個會診,返回病房時,在樓梯的一角,看到她蹲在那里,獨自一人失聲痛哭。有雨的夜,醫院大樓里卻是安靜的,因為有電梯的緣故,樓道很少有人走,本來空曠的樓道里,僅有她哭聲在那里回蕩。

  我們碰見,她顯得很有些慌張,強擠出一絲微笑,便起身。拿出紙巾,擦了又擦,淚水擦干了,紙巾也上留了的道道粉彩,我被這一幕弄得不知說啥好,點點頭,便離開了。不一會,辦公室的門被敲開,她出現在我面前,雖然眼角還留有淚痕,但顯然是又畫了妝,頭發也重新梳理過。

  她先是諾諾的向我詢問老公的情況,后來,話匣子慢慢打開。我這才知道,她的痛苦,一直埋藏在自己心底。老公出事了,家里柱塌了,她要支撐起這個家。剛開始那幾日,公公婆婆看著她焦慮不堪的樣子,也茶飯不思。他的孩子十三歲了,懂事了,事情已經發生了,讓家人面對眉頭緊鎖的她,不如讓他看到開朗樂觀的一面,她就想每天打扮的漂漂亮亮,在他們面前快快樂樂的,這樣才會有好心情,讓他們看到希望。

  “生活還要在快樂中繼續。我老公雖然不能說話,但我覺得一定能看見我的,即使看不到,也希望我我漂漂亮亮的在快樂中生活。”

  “醫學上沒有絕對的東西,積極治療,第一步先保住命,希望以后能醒過來”我只能這么安慰她。

  第二天一早,雨停了,風走了,留下了微風撫摸著受傷的小草,太陽露出了半個臉蛋正在向我們微笑。她拿來一小盆花,擺在了家屬休息室的床頭,讓整個屋子,有了生命的色彩。

  后來,我慢慢得知她與老公在開了一個書店,生意不錯,又在網上開了店,丈夫深愛著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她,生活本來可以按部就班的進行著,衣食無憂,美滿安心。可不幸來到那么突然,那日,丈夫出去送書的途中遇到車禍。

  又過了接近一個月,他們出院了,出院的時候,她的丈夫仍沒有反應,氣管切開、鼻飼飲食。這之后,我們在沒啥聯系。前幾天,我路過那個書店,推門進去,我的眼前依舊是一個漂亮的女子,口若含朱丹,眼神優雅嫻靜,兩個酒窩也在跟著微笑。

  我買了幾本書,她送我幾枚好看的書簽。臨走時,她突然告訴我,丈夫能用眼神與她交流了,說完,喜極而涕。雖然不能說話,我覺得,不管怎么樣,她一定會用她的快樂和美麗,讓丈夫進一步清醒,日子最難熬的就是過程,需要堅持,更要面帶微笑的去接納,不放棄,努力生活。

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,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,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,請郵件至:[email protected]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,歡迎監督。
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| 版權投訴 | 聯系我們 | 公益活動 | 網站導航
Copyright @ 2016 汕頭城市網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美人鱼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