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家庭情感 > 正文
腰沖刺花心哭忍撞,舌頭在小豆豆上磨咬吸
更新時間:2019-11-12 10:40:14  點擊次數:

  腰沖刺花心哭忍撞,舌頭在小豆豆上磨咬吸。這年冬天,我在南街租了間平房,一個人住,面積不大,有兩間石砌的屋子。當時那邊不通暖氣,只有樓房里才給供暖,旁邊鄰居有人自己掏錢買的暖氣管,我算是一窮二白,也買不起。甚至就算有暖氣,也舍不得暖氣費。

  倒不是多么窮,只是當年摳的不行,連毛褲都不肯買幾條新的。

  剛搬過去的時候是公歷一月初,在炕底下燒了個爐子,炭燒完了就燒點紙,像是在給炕上的自己做個祭奠。

  我還真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。

  我也沒得什么絕癥,但天天犯一種杞人憂天的毛病,總覺得今天一出門,就能被車碾死。以前有個同窗的姑娘常說我思想危險,我也沒當回事,最近這幾年我才覺得,當年確實不該在食堂對她說古代那幾種酷刑。

  我一直管那姑娘叫花花。

  她那時候一個勁追著我問,騎木驢是個什么刑,莫不是讓人騎著小木驢到處跑。

  十七歲的我后悔自己給她列舉了那些酷刑,尤其是這個變態至極的“騎木驢”,到現在把這個詞打成文字,還怕被系統抹掉。

  我跟她說,你自己想去,我不告訴你。

  她那幾天就天天跟在我后頭,一個勁纏著我,問我那個詞的意思。幾個哥們放學勾著我肩膀,問我是不是和花花有一腿。

  “要是真有一腿,那還真成夢了。”

  我特別不屑,也沒把這些話當回事。

  不過那個姑娘問我的問題,的確到現在也沒告訴她。可能是怕她會對我有不好的印象吧。

  過去十多年了,我也快忘了那個詞的意思。

  -2-

  高中畢業以后,聽人說她去上了大學,而我因為學費放棄了去大學的機會,在老家開了個雜貨店,平時寫寫東西,投給幾家報社,還能賺點吃飯的錢。

  前幾個月決定到大城市創業,但到了這邊才發現,連市里一個月的房租都付不起,只能跑到邊上的郊區,租了個老爺子的房子。

  諸位看到這里,可能會覺得我是還念著那個叫花花的姑娘,所以一直一個人生活,都三十好幾了,也沒結婚沒孩子。

  其實不是,只是因為沒人看得上我。

  幾年以前出去相親,看上了一個普通女孩,結果人家嫌我指甲太長,一口回絕了我。

  后來我才發現,很多姑娘都不喜歡留著長指甲的男人。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女人都這樣,也可能,是她們不喜歡我的長頭發。

  其實也不算太長,只剛剛能扎起個小揪揪。

  或許再加上我個人的一些原因,才導致我至今單身。比如沒有錢。其實我也知道,男人沒錢倒不是什么多丟人的事,丟人的是沒錢還這么沒出息。

  我對賺錢一點沒興趣,所以姑娘也對我沒興趣。

  以前我覺得現在的姑娘都太物質,沒有學生時代的女同學純潔,看男人第一個看的居然是錢,簡直庸俗的可怕。

  到現在我總算發現,要是我是個女人,看見這樣的自己的話也會退避三舍。

  窩囊成了我的代名詞。

  不過我從來沒想改變這種窩囊,不就是賺的錢少了點,養活自己總是夠,現在賣了老家的雜貨店,手里還算有點錢,每天躺在炕上寫幾篇東西,賣的錢也夠過日子的。

  用現在年輕人的話來講,我就是條咸魚,還是齁死人的那種咸。

  反正日子過得就像涂滿腐乳卻掉在地上的饅頭,就像摔在地上還要去打掃的西瓜塊,就像被桌角撞到的腳指頭。

  這幾天外面下了很大的雪,我在里屋守著爐子看窗外。

  可能雪天容易讓人產生回憶,會突然想起來往年的事情。那些本來被裝進罐子里變成陳釀的米,本來應該要在多少個十年以后開封的酒,一下子被積雪沖出地面,還裹著泥土的清香,呲溜一下滑進人的嗅細胞里,就差和著血液在人與體循環個幾百遍了。

  我又想起了那個叫花花的姑娘。

  花花大名叫林月華,當時他們都叫她華華,叫著叫著就成了花花。高二那年冬天經常下大雪,她坐在我后桌。有天上課的時候,講臺上班主任拿著小棍敲黑板,她突然遞給我一張紙條,上面寫著:

  外面下雪了。

  我怕被班主任發現,匆匆看過那張紙條以后就把它揉碎了扔到桌子旁邊掛的小袋子里。那個小袋子是專門裝垃圾的,幾乎每個人的桌子腿上都掛著這樣一個袋子。

  可能花花也看見了我的舉動,那一整天她都沒搭理我。

  那以后再沒有人肯在下雪的時候,對我說一句“外面下雪了”。

  那年冬天的雪確實很大,覆蓋過破敗學校的房頂,沉睡在快要死掉的枯樹上,把那些時日的悸動都埋葬。

  后來再也沒有下過那么大的雪,我也沒有?偃ゼɑㄒ幻媯桓雋搗絞蕉濟揮小R膊恢浪衷諢岵換岱⑾至似錟韭康囊饉跡緩蟀蛋當靶λ蹦暌恢備諾哪猩歉霰涮?/p>

  最近總是莫名其妙的想起這個姑娘,或許是因為她快把我忘了。以前就聽人說,如果把一個人頻繁的想起,就說明這個人在瘋狂的速度里把你忘記。

  或許有些人,還是需要再見一面。

  -3-

  最近房東老爺子總在門口掃雪。

  路面的冰結了薄薄一層,但卻滑的厲害,每天出門都看見那個老爺子踉踉蹌蹌的掃著雪,我總怕他一不小心栽在地上。

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,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,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,請郵件至:[email protected]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,歡迎監督。
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| 版權投訴 | 聯系我們 | 公益活動 | 網站導航
Copyright @ 2016 汕頭城市網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美人鱼官网 水果狂欢1线和9线 北京塞车pk10下载 金蟾捕鱼在线玩 6场半全场游戏规则 天刀的赚钱方法 黑龙江时时彩 云南快乐10分开将结果第63期 0元代理棋牌游戏 6场半全场胜负开奖 中国竟彩网址 棒球比分网直播 湖北快3一定牛遗漏 四川快乐12综合走势图 二肖中特期期准100准 手机麻将软件代理 游戏 浙江飞鱼彩票控